<object id="vqvqa"></object>
  • <th id="vqvqa"><video id="vqvqa"></video></th> <code id="vqvqa"></code>
    1. <big id="vqvqa"></big>

      <code id="vqvqa"><nobr id="vqvqa"></nobr></code>
      無憂支付網首頁
      24小時服務電話
      QQ:1145248264
      本站出售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行政法規 >

      非銀支付機構支付業務的資金清算風險

      添加時間:2022-10-30 17:28

        非銀行支付機構以余額支付和快捷支付兩種形式,完成銀行賬戶跨行支付信息流與資金流的運行,但其非對稱的定價結構和資金時效安排,使支付信息流與資金流在不同屬性機構的賬戶體系內異步運行,增加了虛擬賬戶體系的信用風險與資金挪用風險;

        同時,部分非銀行支付機構,基于合作型賬戶合作模式,使賬戶資金在其支付生態體系內部循環,變相實現“本代本”交易功能,增加了資金清算運行的系統復雜性與合規風險。

        一、余額支付模式下的資金清算風險分析

        基于條碼支付及對卡組織運行模式的借鑒,前端賬戶平臺對原有資金清算模式及賬戶互聯機制進行了重構。以余額支付為例,在交易發生前,用戶可以將其各自的銀行賬戶充值于賬戶平臺,使原本要求同步完成的跨行賬戶支付清算轉化為跨行充值、賬戶平臺內清算以及跨行提現三個信息流與資金流的運行階段,這實質上是一種非典型的“三方清算模式”。

        因為只有在其賬戶平臺內清算階段,虛擬賬戶項下的余額支付實現了支付信息流和資金流的同步即時到賬,該清算模式的支付信息流與資金流的運行流程如下:

      賬戶平臺余額支付模式資金清算機制

      圖1 賬戶平臺余額支付模式資金清算機制

        如圖1所示,A、B、C 用戶在賬戶平臺 M 內設立電子虛擬賬戶并啟動充值流程,將其銀行賬戶資金轉入虛擬賬戶。

        以用戶 A 為例,當其在銀行 D 設立的結算賬戶收到其充值指令后,即劃扣用戶 A 的結算賬戶資金并轉至賬戶平臺 M 在銀行 D 設立的托管賬戶(真實資金流由實線表示),此時由于用戶 A 和賬戶平臺 M 的賬戶均為銀行 D 的系統內賬戶,則信息流和資金流在銀行 D 賬戶體系內部實現同步確認與劃轉,這實質上是由銀行 D、用戶 A、賬戶平臺 M 形成了“三方資金清算”模式。

        而在用戶 B 與用戶 C 通過各自虛擬賬戶進行交易過程中,信息流方面,賬戶平臺確認用戶 B 向用戶 C 劃轉資金(用點狀虛線代表),然而實際的現金流并不會發生,因為這只需要在平臺 M 在其銀行托管賬戶內部進行貸記與借記關系調整即可完成。

        在用戶 A 和用戶 C 通過各自虛擬賬戶進行交易過程中,信息流的運轉路徑是相似的,但資金流需要由賬戶平臺接入網聯平臺后,在銀行 D 和銀行 E 的托管賬戶之間進行轉接清算。

        在實踐中是由銀行將資金轉入待清算賬戶,等到日終銀行頭寸和對賬文件下發時,通過跨行對賬進行清算處理,這實質是由賬戶平臺 M 基于網聯平臺,由用戶 A、用戶 C以及銀行 D 和銀行 E 組成的“四方資金清算”模式;

        而當用戶 A 啟動提現流程時,信息流顯示的是從 A、B、C 各自虛擬賬戶中返回至結算賬戶,但真實資金流是從賬戶平臺的托管銀行中提取,該資金運行模式與充值流程相同,依然是由銀行 D、賬戶平臺 M 和用戶 A 形成“三方資金清算”模式。

      “斷直連”政策實施前賬戶備付金運行結構

      圖2 “斷直連”政策實施前賬戶備付金運行結構

        余額支付模式是由非銀行支付機構的備付金賬戶余額完成清算,而備付金賬戶是以支付機構名義開立,且在該賬戶項下并沒有設立具體支付方的二級賬戶。如圖2所示,支付機構的備付金銀行分為存管銀行和合作銀行。

        備付金存管銀行為非銀行支付機構主存管銀行,可開立備付金存管賬戶和自有資金賬戶,備付金合作銀行可以有多家商業銀行,并開立備付金收付賬戶和備付金匯繳賬戶。

        除自有資金賬戶外,備付金存管賬戶是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的主要賬戶,該賬戶客戶備付金日終余額合計數,不得低于上月所有備付金銀行賬戶日終余額合計數的 50%,且支付機構只能通過存管賬戶進行備付金的資金跨行調撥,可與其他備付金合作銀行的收付賬戶與匯繳賬戶相關聯,而各合作銀行的收付賬戶只能接收本行匯繳賬戶充值資金及本行現金支取,不能進行跨行資金運轉。

        因此,在“斷直連”政策實施前,非銀行支付機構可以借助各合作銀行進行內部多邊凈額軋差,無需資金流的實際轉移,即實現在其備付金賬戶系統內部實現“本代本”交易,使商業銀行只能管理賬戶總賬余額的變化情況,而無法對具體單筆交易進行賬目核對,存在一定的資金清算風險。

        而在“斷直連”政策實施后,雖然涉及跨行備付金賬戶交易的余額支付需要接入網聯平臺實施清算功能,但若交易雙方的余額支付在同一個存管銀行備付金賬戶內完成,非銀行支付機構仍無需接入轉接清算組織,這種支付模式也被稱為“本代本”模式。

        根據 2013 年《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辦法》規定,非銀行支付機構通常選擇一家銀行作為主存管銀行,并將至少 50%備付金存放在該主存管銀行,這表明大量余額支付交易仍可在主存管銀行備付金賬戶內部通過頭寸調整完成。

        此外,非銀行支付機構因跨境人民幣支付、基金銷售支付、跨境外匯支付等相關業務待結算資金規模,也可不用參照備付金賬戶管理要求將資金集中上繳,這表明余額支付的資金清算風險雖然大幅降低,但部分非銀行支付機構仍具有一定的賬戶沉淀資金收益,“本代本”的資金清算模式以及資金挪用風險也未完全杜絕。

        二、快捷支付模式下的資金清算風險分析

        賬戶平臺還通過綁定銀行卡支付的“快捷支付”方式實現跨行消費或轉賬功能,這體現為由賬戶平臺基于收單服務功能而參與的競合式賬戶互聯機制。

        如圖3所示,在以條碼賬戶形態為代表的虛擬賬戶網絡下,個人用戶無需對平臺賬戶進行充值和提現,以用戶 B 為例,其在支付場景 1 中與用戶 A 的支付賬戶同屬一個賬戶平臺的支付網絡中(如均以條碼賬戶形態支付或接收,且均在銀行 D,假設為工商銀行開立結算賬戶),其信息流的運行路徑為用戶 B 工行結算賬戶→用戶 B 平臺支付賬戶(與用戶 B 工行賬戶相綁定)→用戶 A 平臺支付賬戶(與用戶 A 工行賬戶相綁定)→用戶 A 的工行結算賬戶,但資金僅為工行結算賬戶體系內部進行貸記借記關系調整。

        這實質上相對于是由賬戶平臺主導的“三方資金清算模式”;而當用戶 B 和用戶 C 的支付賬戶在支付場景 3 中同屬于一個賬戶平臺支付網絡中,其信息流的運行路徑同上,但由于其結算賬戶開立銀行不同(假設 C 的結算賬戶銀行為建設銀行),則由用戶B的工行賬戶與用戶C的建行賬戶通過支付指令批處理機制進行凈額結算。

        這在“賬戶直連”狀態下,是由賬戶平臺主導的“四方資金清算”模式,在“賬戶斷直連”狀態下,則成為由賬戶平臺與清算組織共同參與的“四方資金清算”模式,若清算組織均不是唯一機構,那么賬戶平臺對清算組織的選擇性接入將影響原有“四方資金清算”模式下的市場格局。

      賬戶平臺快捷支付模式資金清算機制

      圖3 賬戶平臺快捷支付模式資金清算機制

        在快捷支付模式下,賬戶平臺基于不同賬戶形態構建賬戶支付網絡,并在賬戶側與收單側兩端提供電子支付指令服務以及提供交易明細的電子薄記服務,非銀行支付機構的體系性參與,增加賬戶資金清算的跨系統復雜性,監管機構在平衡市場主體利益,防范支付產業系統性風險的難度明顯增大。

        如一筆支付流程往往同時引入銀行結算賬戶和非銀支付賬戶兩類機構屬性賬戶,非銀行支付機構提供支付賬戶的服務端口,在此業務程序中,若付款人和收款人的資金來源與去向均是基于銀行結算賬戶,支付賬戶服務機構等同于銀行卡收單機構管理,需持有“銀行賬戶支付”許可,并持有“銀行卡收單機構經營牌照”;

        而若付款人或收款人中有一方的賬戶屬于支付賬戶性質,則此業務應屬于非銀支付服務,非銀行支付機構應持有“支付賬戶支付”許可,并持有“非銀支付機構經營牌照”。

        在雙層零售支付賬戶體系運行過程中,更多的市場主體被引入到支付產業鏈條之中,各支付主體間交易信息接口的分散化、資金清算在線上線下跨系統交互以及交易筆數的峰值波動,也影響整個支付系統的容量效率與穩健運行。

        三、基于金融創新產品的資金清算風險分析

        在“斷直連”、“備付金集中上繳”以及設立“網聯平臺”等政策實施后,非銀行支付機構的資金清算風險得到了實質性的緩釋,有助于我國零售支付產業的穩健發展。然而,部分非銀行支付機構借助在前端賬戶平臺的市場優勢,開發消費型信貸產品或投資理財產品。

        如圖4所示,在常規條件下,申請某類信貸服務或投資服務的個人,需要在其申請機構開立相應功能的金融賬戶,并指定某家銀行賬戶作為資金結算的往來賬戶,但在部分非銀行支付機構主導的支付生態體系下(開戶授信流程以虛線表示),申請人可通過其在非銀行支付機構開立的平臺賬戶,即可授權完成了在授信機構的開戶流程,同時資金結算賬戶也由之前的銀行結算賬戶轉變為非銀行支付賬戶。

        而在資金交易過程中(資金流向以實線表示),當用戶通過非銀行支付機構賬戶平臺發出申請指令時,非銀行支付機構賬戶平臺可將來自指定機構的信貸資金,以資金墊付形式交易至收款人的非銀行支付賬戶之中,而到約定還款日,用戶需要從其銀行賬戶充值至支付賬戶,或直接使用支付賬戶余額完成還款,這就增加了非銀行支付機構支付生態的增量資金來源,并形成不同功能屬性的資金內部循環,從而進一步強化非銀行支付機構在前端賬戶平臺的市場優勢。

      賬戶平臺金融創新產品運行機制與資金鏈走向

      圖4 賬戶平臺金融創新產品運行機制與資金鏈走向

        非銀行支付機構基于金融創新產品的賬戶支付機制,存在一定的資金清算風險。

        首先,增加了直連賬戶與“本代本”資金清算規模,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斷直連”政策降低資金清算風險的正向效應。

        如若個人用戶采用賬戶平臺消費信貸產品進行支付,則在支付環節和還款環節變相將銀行賬戶資金轉移至非銀行支付賬戶體系內,增加了備付金賬戶資金規模及相應的資金清算與挪用風險,而商戶為了實現收款也需要在該非銀行支付機構開立賬戶,并在市場實踐中,通常默認其作為資金結算賬戶,尤其是該支付模式又同時具有擔保支付性質下,商戶需要在用戶收取貨款后,方可確認收入并提現,這增加了賬戶資金挪用風險;

        其次,個人用戶通過非銀行支付賬戶平臺授權開立賬戶并獲得相應授信,該過程由非銀行支付機構提供相應的客戶識別與真實性意圖審核服務,在一定程度上了使信貸機構規避了信貸服務地域限制、信貸產品經營范圍以及客戶資質審查等相關業務監管要求,存在信用風險的風險累積隱患并引發資金清算風險;

        第三,非銀行支付賬戶體系在該支付模式下,變相具有了信用卡賬戶的信貸服務與分期付款功能,而在銀行賬戶分類管理辦法中,信用卡賬戶屬于Ⅰ類賬戶,這使得銀行基于Ⅱ類和Ⅲ類賬戶的前端賬戶平臺服務相對弱勢,也削弱了非銀行支付賬戶體系分類管理政策的實施效果,增加雙層零售支付賬戶體系下的資金清算風險。

      關閉

      1.點擊下面按鈕復制微信號

      ***********

      2.打開微信→查找微信號

      加為好友 開始支付接入

      午夜福利在线永久视频
      <object id="vqvqa"></object>
    2. <th id="vqvqa"><video id="vqvqa"></video></th> <code id="vqvqa"></code>
      1. <big id="vqvqa"></big>

        <code id="vqvqa"><nobr id="vqvqa"></nobr></code>